南昌近视眼手术度数,南昌近视眼手术得多少钱,南昌近视眼手术年龄

2017-12-13 02:01:04
2017-12-13 02:01:04
0人评论

南昌近视眼手术度数,

  王毅(左)在校运会中与学生交流。

  人民视觉

  他们很任性,身份从官员到校长。他们很执着,愿冒风险推动改变。他们有理想,让教育回归根本,不要育“分”,要育人。

  他们是不一样的校长,他们给校园带来了哪些变化?

  ——编 者

  从中学校长到教委副主任,一般被认为是“提拔”。反其道行之,那不就是“退步”吗?

  2015年8月,王毅辞去重庆市綦江区教委副主任的职务,被引进到重庆市江北区字水中学任校长。当时就有人说:“没见过这么走的!”更有人质疑是不是提拔无望、灰心丧气了?

  “当然不是。领导很认可我的工作,也有提拔的机会。”王毅的说法,得到了诸多綦江教育界人士的认可。

  那么,他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?

  “我想实现自己教育改革的一些想法,学校是便于实践的地方。” 一年多以前,王毅是这么想的。一年多以后,他是如愿以偿,还是后悔不迭?

  “没有料到办学会这么复杂”

  字水中学,位于重庆市江北区,10多年前由8个中学合并而成,很难说是重庆的一流名校。而且学校有诸多历史问题难以解决,一直影响教学质量,导致学校发展缓慢。比如,八校合成一校,但是原来8个学校的教师形成各自的小圈子,不同圈子的教师基本不会来往,也基本不交流教研。10多年里,全校没一个教师到重庆以外学习过。

  此外,教师的工作状态也很成问题。目前,字水中学教师的平均年龄已达43.3岁。许多四五十岁的教师,获得高级职称后变得倦怠,无心工作。

  “确实没有料到,学校办学会这么复杂,首先就要解决人心散的问题。”王毅说。

  在王毅看来,目前教师管理的体制,校长的自主权还是太少了。学校作为事业单位,招进来的人适合不适合教书,是否努力教书,短暂考察很难看清楚。一些不适合当教师的人来到学校,再怎么培训也可能不起作用。学校能用的激励手段只有给老师做思想工作和绩效工资刺激,但效果并不明显。

  “没料到的还有教师队伍有这么大的缺口。”王毅说,“目前尝试突破的,就是教师管理体制。我们的想法是:招一些不要编制的教师,与编制内教师同工同酬。工资和待遇,按照他们的教育教学质量和教书育人的效果来评价和确定。” 目前,字水中学首期聘用了15名教师。只要学生和家长都满意,教育质量在中等以上,就可以和学校签3年合同,签满两次以上,就可以签长期合同。

  用人制度上的变化,效果显现可能还需要时间。而打破既有的教研小圈子,既是迫不及待的工作,短期效果也会比较明显。

  2016年的秋季学期,王毅安排字水中学的185名教师走出重庆,到教育发达地区参观培训。目前,学校的一线教师已经轮训了一遍。打开眼睛看世界,教师们的眼界和想法变得不一样了。学校还定时定量给教师们组织科研活动,并形成制度。学校提供活动经费,规定教研组每周定一个主题,用半天时间进行主题教研。尤其是出去调研的教师,回来就得在教研会上讲一次。

  教研的死水被带活了。

  “学校在制度管理之外应更重人文管理”

  新校长上任,与别人先“立规矩”不一样,王毅选择先“立文化”。

  “制度管理之外更重人文管理,这是学校和其他单位最大的不同之一。”王毅认为,“就学校而言,制度管理是底线,人文管理才是标准。教书育人是做人的工作,需要一支有情怀有爱心的教师队伍。没有爱心的教师,不可能培养出道德高尚的学生。”

  首先,王毅带队梳理了8个学校割裂的历史。通过校史引出了学校的精神,也得到了教师和校友的认可。

  “第一个就是包容,要把不同的办学文化进行整合。”王毅说,“做人包容、做事卓越,就是我们学校的文化精神。教师来自天南地北,大家一起工作,首先就要彼此包容。彼此包容后才是一支队伍,才能一起追求卓越。要让这种精神深入到每一个教师的心中去,也要体现在制度、管理和课程设计上。”

  “这就是教委和学校工作的不一样。以前是从宏观层面进行设计,不会对办学有这样丰富而且细致的了解。”王毅说,“但是,这是很重要的。”

  有了文化,目标就不难确定。

  “何为名校,当前的教育评价系统下,升学质量高,就是名校。这是学生家长和官方最看重的。”王毅说,“而我看重的,是依法办学,给法定的生源,在原有基础上最大化的发展。我们要理性地寻求符合生源质量的升学率。”

  为此,字水中学对教学和管理进行了一系列改革。在教学中强调“大语文”理念,要求学生大量阅读,英语教学也参照进行。在学校层面推动学生生涯规划教育,开展班级改革、自我管理等活动,让学生在自我发展中不断矫正自己、发现自己。管理模式方面,组织“教代会”来做决策,行政负责执行,两者相互监督。教育管理的权力下放到学区,给教师参与学校管理的机会,也让教育管理更加靠前。

  “培养学生自我规划自我管理的能力更重要”

  “解决升学质量问题,不容回避,但这只是近期的目标,不难。作为一个学校,远期一定要解决内涵发展,品质提升的问题,这就难得多了。”王毅说。

  按照字水中学刚刚制定的“十三五”规划,在3到5年内,要成为培养中上等生源的优质学校,给学生最大化的发展。远期要向学术型中学目标努力,培养求真求善求美的人才。

  “在北京和上海这些教育发达的城市,类似的学校已经有了,但重庆目前还没有朝这个方向发展的学校。”王毅说,“我们今后的办学和师资都要围绕这个目标来布局。”

  王毅认为,真正好的教育,是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成为最好的自己,学校则要包容不同个性、不同潜质的学生,给他们提供同等、公平的发展机会。王毅说:“每个学生个性都不一样,学校要提供不同的课程、师资和学习方式。据我观察,新加坡和芬兰的中学教育都非常强调这点。”

  对于教育未来发展的方向,王毅认为要更加尊重人。虽然从目前看来,这是个有些理想化的目标,依靠我们目前的能力肯定达不到。“学校要建立以学习者为中心、发展学生终身学习能力的教学改革。育人的最后一公里,不只是教授知识,而是培养学生自我规划和自我管理的能力。”王毅说,“当了一年多校长后发现,教育改革的阻力还是很大。可喜的是,现在的家长、教育从业者和主管部门都更加理性了。”

  对自己的选择,王毅目前还是很满意:“这段时间我结识了一批新朋友,都是愿意在教育一线推动改革的人。只要用自己的力量能推动一点改变,确实很有成就感。”

  作者:蒋云龙